首页 > 交通违章资讯 > 司机紧急避险,引起险情人受罚
2012
05-29

司机紧急避险,引起险情人受罚

《司机紧急避险,引起险情人受罚》由广东省交通违章查询易车宝工作人员编辑。

    一、事故简介
    当事人:
    赵某,男,27岁,某化工厂司机。
    钱某,女,62岁,某厂退休工人。
    李某,男,20岁,某大学职工。
    事故经过:广东省交通违章查询
    赵某驾驶“尼桑”牌小卧车在没有交通标线的公路上由东向西以四十公里时速正常行驶。李某骑自行车与之顺行,在距汽车十佘米左右时没有伸手示意,突然向左猛拐。赵某见状紧急刹车,急打方向躲闪,使汽车驶入逆行道后蕊对面正常行驶的骑自行车人钱某撞伤,在送医院途中死亡。
    二、事故处理
    赵某的行为属于紧急避险,不承担法律责任。
    李某骑自行车违章,引起险情,是造成事故的主要肇庆违章原因。故依法拘留十五天,并赔偿死者的经济损失。
    三、评析
    紧急遴险就是在法律所保护的权益遇到危险而不可能采取其他措施加以避免时,不得已而采用的扳害另一个较小的权益,以保护较大的权益免遭危险损害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十八条规定:“为了使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采取的紧急避险行为,不负邢事责任。”
    我国刑法关于紧急避险的规定,使公民有权在法律所保护的权益遭到危险时,损害较小的权益以保护较大的权益,从而使公共利益、他人的权益或本人的权益可能遭受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公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牺牲较小的利益以保护较大的利益,特别是保护国家的、集体的或者他人的利益,是应该提倡的。
    但是,紧急避险在保护一个权益的同时,必然妥损害另一个权益,而损害他人权益又是法律所禁止的。因此,法律对紧急避险规定了一定的条件。
    如何比较两个权益的大小,特别是以什么标准来比较两种不同性质权益的大小,是比较复杂的问题。在一般情况下,人身权益高于财产权益,但在特定的情况下,往往需要对具体情况进行全面分析,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在两个人身权利进行比较时,生命权利高于其他的人身权利,不允许为了保护一个人的健康而牺性另一个人的生命,更不允许牺牲别人生命来保全自己的生命。上述情况,在道路汕头违章交通中,就更为复杂了。
    按照紧急避险的原理,行为人在遇到险情后,明知会损害另一个权益,但为了避免危险所能造成的损害,不得不损害另一权益。而道路交通,往往是遇到险情后,不能予见是否会给另一权益造成损害,或者是造成多大的损害。以本案来说,司机赵某发现李某突然猛拐后,已预见到要撞上李某。因为按骑自行车的正常速度,李某从赵某的汽车前骑过去至少要用3至4秒的时间,而汽车以四十公里的时速行驶,司机即使能在0.75秒的时间内做出反应,紧急制动汽车也要冲出18米多。而李某距汽车仅10米左右,因此李某被撞已成为必然。在正常的情况下,汽车与李某正面相撞,李某必死无疑。在这种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保全李某的生命,赵某唯一的选择是刹车并且躲闪(当然,赵某也可以不躲闪,因为由于李某违章骑车,而赵某正常行驶,如果发生事故,责任肯定是李某的,但赵某如果基于这种想法而不躲闪,则丧失了司机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也丧失了最起码的人道主义)。但是,躲闪就要驶入逆道(因为没有分道线的道路,汽车在中间行驶),驶入逆道就可能与对面的机动车或非机动车相撞,相撞的后果却是不能预见的。可能是将他人撞伤,也可能将他人撞死,也可能没有后果。当然,如果撞到机动车上,也可能赵某会受到或伤或死的损害。而本案的情况是,赵某将正常行驶的骑车人钱某撞死了。按照紧急避险的一般要求,紧急避险损害的权益不得大于或等于所保护的权益。如果赵某按这个要求去做,那就只能选择撞死李某,在明知要撞死李某而对是否会撞死钱某不能预见的情况下,选择撞死李某而保证自己不负刑事责任,显然是有悖于我国的法律和道德的。因此,尽管赵某损害的权益和保护的权益对等,也不应视为紧急避险过当。司法机关对赵某未追究到邢事责任,是正确的,它有利于提高司机的职业道德。
      《民法通则》第一二九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所以本案由李某赔偿钱某的经济损失是正确的。
    《治安条例》第二十七条第六项规定:“违反交通规则,造成交通事故,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由于李某的违章行为与钱某之死无直接的因果联系,因此,不构成刑事责任,故对其予以行政处罚。

若有疑问,请与广东省交通违章查询易车宝工作人员联系!